• QQ空间
  • 收藏

腾讯突然关停旗下“腾爱医生”

官网| 2019-02-06 阅读 29

腾讯内部孵化的腾爱医生突然宣布停止服务,给合作方腾挪的时间只有不到3个月,医疗流量的线上探索失败了吗?

文丨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 李秀芝   编辑 | 王芳洁   头图设计 | 肖丽

 

2018年圣诞节,冀连梅收到了腾爱医生将终止服务的消息,那时她正和家人在美国度假,顿时“饭也吃不下去了”。冀连梅是腾爱医生的首批合作者之一,她更为知名的身份是药师大V,在微博上拥有超过190万的粉丝。

定位于医疗资源和线上流量嫁接桥梁的腾爱医生,是腾讯内部孵化的医生工具。患者无需下载APP,直接在腾爱医生的微信公众号上看科普文章、留言咨询,医生和团队使用腾爱医生APP来管理微信公众号和患者,通过微信公众号+腾爱医生APP来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。

腾爱医生首次面市于2016年3月10日,它曾经是腾讯“腾爱战略”的重磅产品,但仅3年时间,这款产品便以关闭服务告终。

1月24日晚间,腾爱医生发布公告称,其将于2019年3月10日12时正式关闭服务(即腾爱医生APP以及官方微信公众号和网站将全面下线)。服务关闭前,腾爱医生将配合合作伙伴进行数据迁移、结算等遗留事项的处理。公告还提到,如果用户还有使用类似腾爱医生的需求,建议使用如杏仁医生等其他第三方工具。

腾爱医生发布公告后不久,杏仁医生也发出了为腾爱用户提供无缝继续支持的说明。说明中透露,截至目前腾爱医生累计服务患者超2000万人次,每日咨询量超3万人次。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发现,腾爱医生APP安卓版最近一次更新的时间是2018年5月21日。

腾讯相关负责人称,腾爱医生将尽力配合用户进行后续事项妥善处理,并且已经开辟客服通道专门处理用户问询。

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Health创始人赵衡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表示,腾爱医生关闭服务,不能代表腾讯在医疗领域的探索失败,但也说明:医疗的流量并非来自线上。

“只要是BAT做医疗,都不会有成绩。因医疗自身的线下属性叠加中国的公立医疗体系,互联网永远只能在外围打转、无法深入,也就不能开发出有价值的商业模式。”赵衡说。

“开头美好,结局失望”

两年前,冀连梅还是北京和睦家医院的药师门诊主任,常在业余时间通过自己的微博、微信公众号回复一些用户咨询。腾爱医生的一位技术负责人找到她,建议其创建一个药事科普与咨询平台,并称腾爱医生可免费为其提供技术和运营支持。

“如果通过腾爱医生能聚集更多药师一起服务患者,不就比我一个人每天辛辛苦苦回复还回复不完好得多吗?”冀连梅思考一段时间后,欣然同意。

2017年5月25日,“问药师”正式上线,首批入驻平台的共有18位药师,其中包括两名工作在美国药房的华裔药师,以及工作在北上广的大型三甲医院、外资医院的药师。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运营,以冀连梅严格考核后邀请入驻的方式,已经有150余位药师入驻平台,并通过“问药师”平台服务了数万名用户。

收到腾爱医生即将停止服务的消息,冀连梅只能将“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找技术团队去开发和启动新的‘问药师’平台”,“赴美游记也不写了,微信朋友圈也不更新了,到现在还是很艰难”。

“给我们的时间太短了。”冀连梅说。她的丈夫从事IT行业,根据他们的经验,重新做一个类似“问药师”的技术平台至少需要3个月。尽管从告知到终止服务,腾爱医生给合作伙伴的调整时间将近3个月,但毕竟隔着元旦、春节这样的长假。冀连梅建议过腾爱医生多给他们一些时间。显然,这位负责人没有争取下来。

冀连梅透露,除了时间成本、找人困难,做这个新平台还要花一笔不菲的钱。她问到的方案有很多,有人说20万元,也有人说50万元。

在她看来,药事科普和咨询并不是用户的刚需,也不是一门赚钱的生意,用户每单咨询也就付费几十、上百元。但腾爱医生给他们这种小微企业提供了一个“没有太多资本压力、相对比较轻松”的创业契机。

“从这个角度来说,我是感激它的。但当它突然跟我说,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停止服务时,我感到失望。”冀连梅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表示。

成本和体验

腾爱医生在其公告中称,其停止服务是因“公司组织架构和业务策略的调整相关事宜”。

腾讯在2018年9月30日宣布了被认为是“史上第三次”的重大架构调整。调整方案包括新成立两大事业群: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、平台与内容事业群。其中,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将整合腾讯云、互联网+、智慧零售、教育、医疗、安全和LBS等行业解决方案,推动产业的数字化升级。

但腾讯相关负责人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腾爱医生关闭业务,只是出于业务侧的决定,没有升级到公司战略调整。其也坦陈:“业务侧近一年的更新就已经很少了 ”。

“这种重服务的业务,ROI(投资回报率)太低。”互联网医疗创业者杨枫向《中国企业家》分析道。在他看来,腾爱医生在其所面向的医生工具市场,投入与支出不成正比,属于鸡肋甚至赔钱。

腾爱医生的用户体验也没有令人满意。

从产品形态上来看,腾爱医生是一款主要基于微信平台的医生工具。医生在实名注册并通过医生身份认证后,可以通过公众号来和患者交流,回答患者的问题。

用腾讯公司副总裁丁珂的话说,“这是一款医疗版的特殊微信”。普通的微信公众号不能像个人微信那样双方及时沟通,但在这个医疗版的特殊微信公众号上,医生不但能及时与患者沟通,还可进行团队管理、分诊患者等操作。

腾爱医生还宣传可帮助医生树立品牌和患者流量入口。丁珂表示,“腾爱医生这个产品的价值体现主要在腾讯后台精准的医疗引擎上。比如腾讯有很多流量入口,如果用户有医疗需求,腾讯后台会进行漏斗筛查,帮助用户匹配到医生。”

冀连梅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腾爱医生更多是根据医生需求开发的产品,很多功能上并不太适用她这样的药剂师。而且,腾爱医生只给用户两次追问的机会,并限定用户须在24小时之内问完,但一般病情的发生和发展是有一个进程的。“对于用户来说,咨询的次数和时长受限,会觉得我们没能真正帮他们解决问题”。

冀连梅也并不认可“腾爱医生”为其树立了品牌以及带来了患者流量。她认为,腾爱医生只是提供了一个技术平台和工具,“问药师”平台上的患者几乎都是来自“冀连梅药师”微信公众号和微博的自导流。

医疗AI和投资突围?

2016年3月10日,张强医生集团、冬雷脑科医生集团、沃医妇产名医集团等国内九大医生集团,在上海举行了入驻腾讯“腾爱医生”平台签约仪式。

那是腾爱医生首次公开面世。彼时,腾爱医生还未正式上线,在做上线前的最后打磨。在接下来3月25日的“互联网+慢病管理”发布会上,腾爱医生APP则正式亮相了。同时,丁珂宣布正式启动“腾爱医疗”战略:

为患者与医生提供包括“医疗智能终端”、“互联网金融医保”等在内的一站式互联网+医疗服务。其中,以糖大夫智能血糖仪为代表的智能终端,使慢病医疗服务与病患者建立良好的连接;互联网金融医保以健康基金+医保的形式,为患者提供商业保险计划;为医生群体量身定做的移动互联网产品“腾爱医生”则为医生与患者搭建一个可信任的信息沟通工具。

丁珂描述“腾爱医疗”战略的愿景是:“依托自身的社交基因和大数据能力,逐步将医院、医生、诊疗、金融保障等与广大病患者连接在一起,形成互联网+时代的新型医疗服务新模式,进而提升我国医疗民生服务水平。”

在此前的2016年全国两会上,作为全国人大代表、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,马化腾也重点提及了“互联网+医疗”,希望充分利用移动互联技术解决医院信息孤岛、医生多点执业和个人健康档案电子化等问题。

“腾爱医疗”战略的启动,被视为腾讯在“互联网+医疗”上的实质性探索。不过,作为“腾爱医疗”战略的重磅产品,腾爱医生却即将在面市三年之际,以关闭服务告终,从一定程度上或说明“腾爱医疗”战略遭遇了困难。

当然,“腾爱医疗”战略并不是腾讯在医疗领域的唯一筹码。

2017年8月,腾讯还曾推出其首款将人工智能技术运用到医学领域的产品——腾讯觅影。官网称,腾讯觅影聚合了腾讯内部包括AI、Lab、优图实验室、架构平台部等多个顶尖人工智能团队的能力,能够辅助医生进行疾病筛查与诊断,提高临床医生的诊断准确率与效率。当年11月,腾讯还入选了科技部公布的首批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名单,被指定为医疗影像平台的建设者。

上文提到的杏仁医生也是腾讯的筹码之一。2018年8 月,腾讯主导的企鹅医生宣布与杏仁医生合并。两家互联网医疗公司医联和企鹅医生的创始人王仕锐曾公开表示,企鹅医生计划自建300家诊所、构建3000家规模的诊所联盟,投放30000台共享检测设备。截至企鹅杏仁合并之时,企鹅医生落地了23家诊所。

此外,腾讯在医疗领域还有诸多投资。仅在互联网医疗领域,腾讯就投资了好大夫在线、医联、丁香园、微医等多家头部公司。

而在去年早些时候,腾讯曾表示自身的医疗业务将聚焦在三个核心能力和两个重点学科:三个核心能力除了医疗AI,还包括电子健康卡、医保支付等基础设施建设,以及腾讯医典服务。两个重点学科则是肿瘤和妇幼。

2019-02-06
创业名言 共享充电宝残局
因共享单车而起,是否已因单车溃败而终?近乎被遗忘的共享充电宝仍一息尚存。 文丨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 张永迪   编辑丨... <详情>
2019-02-06
创业名言 跨国独角兽打赢中国登陆战,要靠中国人?
对跨国独角兽们来说,怎么在这个高门槛但又诱人无比的市场顺利登陆?一个可供参考的路径是,寻找外部合作者、搭建本土团队,以及跟本土竞争对手实现差异化共... <详情>
2019-02-06
创业名言 火车票争夺战:第三方抢票软件的灰与白
中国铁路官方购票系统12306之外,近年大量第三方抢票软件迅猛杀入,在灰色地带渐成商业模式。春运火车票刚需凶猛,一场围绕铁老大与抢食者的攻防战再度... <详情>
2019-02-06
创业名言 裁员潮背后:疯狂扩张的代价
互联网公司野蛮成长的时代过去了,与此同时,互联网行业从业者的门槛越来越高。 文 | 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 李碧雯 张弘 ... <详情>
2019-02-06
创业名言 告别摩拜
当摩拜委身美团,一个梦也结束了。 文 | 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 王玄璇   编辑 | 马... <详情>
2019-02-06
创业名言 斯坦福创业系:光环、痛苦与自我证明
在资本寒冬和产业爆发的变换中,斯坦福创业系经历了身份和心理上的重构。 文丨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 郭佳莹   编辑丨马吉... <详情>